【哲學思維】哲學思考方法:哲學性思考是甚麼

哲學性思考方法入門

在學習哲學中,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便是哲學性思維的培養。千萬不要以為學習思考方法簡單,我們的思考模式的形成,可是受到不自知的外力因素所影響,要做到客觀、中立、理性的認知及判斷,並非易事。在這種無法避免偏頗的狀況下,有甚麼方法能讓我們培養良好的哲學思維模式嗎?

哲學性思考的三大步驟

1. 結構與動態的拆解

認清事物的結構及動態

首先,當我們探究某一問題或研究對象時,第一個步驟是讓事物本身呈現其本身的結構,也就是提出其中因素與因素之間最基本的可理解的關係(Intelligible Relation),以及其在時間中最基本的變化與發展的動力與趨勢。就哲學言,基本結構不止於數理的結構;動態發展也不止於因果的決定。數學與邏輯學的研究,可以呈現出言說或論述的數理結構,也因此我們學習理則學或邏輯,無論是傳統邏輯或數理邏輯,會有益於嚴格管制論述中的推論過程與表述方式。自然科學研究某一局部的自然現象的因果關係,可以呈現所研究的自然物的形態結構與動態關係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當前的自然科學大量使用數理結構,顯得數理結構有凌駕因果解釋之勢,即使是自然科學中的因果關係也透過數理化的論述來表達。以上數理結構與因果關係雖然都很重要,但仍無法提供我們具有整體性、基礎性的可理解結構與動態發展。

在哲學上,我們應設法提出事物整體的、基本的可理解的結構與動態。當代的結構主義與系統理論對我們的啟發就是:我們不能停留於數理結構或因果關係,卻必須分析出所探討對象的基本可理解的結構,比如說分析自然物群的基本結構,社會的基本結構等。所謂「結構」是所研究對象的組成因素彼此之間的可理解關係。

批判性思考

對於事物的整體性分析

不過,我們不能只停留在結構主義或系統理論所謂的結構。卻必須思考最具有整體性、基礎性的基本結構與動態關係。我們可以說,所有的事物及其中的因素在最基本的結構上都是既差異又互補的,而在動態發展上則都是既連續又斷裂的,這便是最基本的可理解的結構與動態關係。例如,按照中國哲學的啟發,以「太極」為整體,其最基本的便是陰陽的結構。太極圖提出了一個對比的思考的典範,一方面陰與陽是既差異又互補,另一方面其在變化時間中的變化,陰陽消長是既斷裂又連續的。

在太極中陰與陽是相互對立且又互補的,所以它們能夠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。所謂的有機體,基本上是由互補的對立因素構成的,而不是處於分散的狀態。不只是在結構對比中的因素是如此,在動態對比中的因素,諸如傳統與現代、採取距離和共同隸屬等,也都是彼此既相關又有別,既連續又斷裂。「互補性」的概念也適用於多元或多極因素的情況,因為多元因素也可以是彼此互補的。在太極圖中,陰和陽在既立且互補的關係中,形成了一個變動不居的整體。例如兩性關係中的男與女,家庭中的夫與妻,勞資關係裡的勞與資,雖然對立,但也形成一個整體。

所以,在分析任何對象時,絕不可以予以孤立,以致忽視整體的向度。在此所謂的整體,不是一個封閉的整體,例如家庭是向社會開放的,不可能自我封閉;一個生產體系也不是封闭的,而是向整個社會開放的。所以,此處所言的整體,所言的整體,可稱之為「開放的整體」。

哲學思考模式

2. 意義與理解

讓事物的結構與動態呈現之後,還要進一步進行理解其意義。理解的對象,就是意義,此時我們不得不指向當事人的主體意向、其所處在的生活世界及其歷史與文化,以及更豐富的存在的可能性。

當代西方哲學中的現象學、詮釋學,或傳統的中國哲學,都比較重視意義的問題。中國哲學尤其重視人性與其整全意義的開展。對人的現象的分析,就中國哲學觀之,有必要加入意義方面的思考。意義的問題必須從人出發。換言之,所謂的理解,就是理解人的意義。理解一個社會,必須理解這個社會裡的人對意義的追求,他們的意向性,他們的生活世界和存在的可能性。

當代現象學的奠基者胡賽爾(E. Husserl)認為,意義的形成與主體的意向性(Intentionality)有密切的關係,而純粹意義的形成需經由現象學的還原法,返回經驗自我形成之前的先驗自我(Transcendentalego),後者有其非世界性(Worldlessness)。其後,海德格(M. Heidegger)則認為,理解意義並不是理解個人的意向,因為意向也是人存在(Existence),也就是走出自己、走向世界的一種方式。對海德格而言,理解意義就是理解人存在的可能性。不過,無論是主體的意向或存在的可能性,應都可以呈現在我們游處其中的生活世界(Life-world),其在歷史、文化、社會中的開展。人若顧念生活世界,便可以整體把握意義。

中國哲學特別強調人性的全面展開與實現,並以之為人生命的整體意義之所在,除了個人本有善性的卓越化以外,亦需致力於群體良好關係的滿全。所以,意義既涉及主體性,也涉及互為主體性。你我都是主體,我們互為主體,必須能形成一個良好的關係,在其中來達致彼此充分的發展。如果社會的發展不顧念人本有善性的卓越化和良好關係的滿全,則無法在社會中實現意義的層面。

哲學性思考

3. 反省與批判

最後,對某個對象的分析,尤其是針對人與社會的分析,還得透過反省,進行批判。所謂「批判」基本上是一種透過反省(reflection)作用,藉以達成自覺,擺脫無意識(unconsciousness)中扭曲意義的力量的決定的過程。無論是在個人的行為或在社會裡,都有很多行為與現象的產生,受到意義的扭曲,例如個人的心理疾病,社會的病態現象,權力關係的扭曲以後所產生的種種社會亂象,皆有其無意識或意識形態上的原因,必須對此進行反省與批判。

換言之,我們必須反省個體中的無意識(欲望),或群體的無意識(意識型態)。由於此個體與群體的潛意識可能是該社會在其過去的歷史中形成的,所以,一方面必須注意决定社會現象產生的無意識因素,另一方面必須注意無意言素是如何在時間中、歷史中形成的。

時間導向
(3)→(1)→(2)

從上圖可知,(2)對(1)有結構性的決定,(3)對(1)有生發性的决定。例如,在個體層次,(1)代表個體現在的行為;(2)代表其無意識中的欲望被扭曲的情形;(3)代表其兒時不幸的經驗或自傳式歷史中的不幸事件。又如在群體的層次,(1)代表當社會現象,(2)代表該社會的價值觀或權力關係,(3)代表該社會的歷史文化傳統。一般而言,個體的欲望對個個人行為的產生有結構性的決定,其過去(尤其是兒時)經驗對其當前欲望的衝突有生發性的決定。社會中的價值觀與社會關係(包含權力關係)對於社會現象有結構性的決定,其歷史文化傳統對這些價值觀與社會關係的形成則有生發性的決定。

批判的反省揭露了這些結構性與生發性的决定力量,以便達到有自覺的轉變。雖然這並不能將該決定力量取消,但至少可以經由達到自覺,而不再受其決定。換言之,批判的作用可使個人或社會擺脫扭曲意義力量的控制,得到自由解脫,雖然說此一解脫只是針對某一扭曲意義的力量,而不是絕對的解脫。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